首页 > 书法词典

三国魏_隶书【受禅表碑】 | 书法名篇

《受禅表碑》三国魏黄初(202年)刻。在河南许昌县,额篆书题“受禅表”。字方正,渐开唐隶之门。

东汉献帝延康元年(220)冬十月乙卯,逊位于魏王曹丕,丕随即登基称帝并改元大魏黄初。十月辛未,刻立此碑以纪其受汉“禅让”之事。《受禅表》与著名的《上尊号碑》并立于河南省临颍县繁城镇汉献帝庙中(其地在今古城村),庙久废。《受禅表》与《上尊号碑》同为魏初巨制,不但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,书法亦久为世重,故自唐宋以来,迭经著录。其结构方严整肃,用笔刚健斩截,意气雄伟排宕,且不失汉末名碑如《熹平石经》、《张迁》、《礼器》等骨气洞达、探穆渊雅的大家风范。明郭宗昌《金石史》评其“书法同《劝进》,虽小远汉人,雍雍雅度,衫履自饰,亦复矫矫。”赵崡亦谓此碑“隶法大都与《劝进》同”。王世贞曰:“……。余始喜明皇《泰山铭》,见此而恍然自失也。汉法方而瘦,劲而整,寡情而多骨;唐法广而肥,媚而缓,少骨而多态。汉如建安,晋三谢,时代所压,故自不可超也。此语得评书三昧。”(《石墨镌华》)从汉字字体的演变来看,汉末魏初之际,正是由隶变楷的过渡时期.魏初诸刻,承袭汉末《熹平石经》、《鲜于璜》、《张迁》等碑遗绪,在笔法上更有新的突破.具体表现在落笔逆锋减少,而变之以单刀直入;收笔重顿后迅速提起使成方波,这已经是萌芽时期的楷书的一种特殊笔法。前人对此己多有论及。如清孙矿评《受禅表》和《上尊号碑》说:“二碑余皆有之,虽磨刓甚,然字犹半可识,真斩钉截铁手也。……率更正书险折法,多从此变出。”杨守敬《学书迩言》亦谓《孔羡》、《范式》、《上尊号》、《受禅表》“下笔如 * 头,风骨凌厉,遂为六朝真书之祖。”与之稍晚的魏《王基碑》以及吴《谷朗碑》,则更进一步发展了这种“ * 头”的笔法,字形上亦更似后世的楷书了。故前人论该碑开魏晋六朝楷书之先河,无疑是确当的。此碑无书者姓名,唐刘禹锡说是王朗撰文,梁鹄书丹,钟繇镌刻,世谓之“三绝”(见唐韦绚《刘宾客嘉话》)。颜真卿则以为钟繇书(见宋欧阳修《集古录》及娄机《汉隶字源》),然二说均无确据,故不足信。

汇品:

 明 郭宗昌:书法同《劝进》,虽小远汉人,雍雍雅度,衫履自饰,亦复矫矫。(《金石史》)

 清 王世贞:余始喜明皇《泰山铭》,见此而怳然自失也。汉法方而瘦,劲而整,寡情而多骨,唐法广而肥,媚而缓,少骨而多态。汉如建安,晋三谢,时代所压,故自不可超也。此语得评书三昧。(《石墨镌华》)

 清 杨守敬:下笔如 * 头,风骨凌厉,遂为六朝真书之祖。(《学书迩言》)

 清 康有为:于时卫敬侯出,古文实与邯郸齐名,笔迹精熟。今《受禅表》遗笔独存,鸱视虎顾,雄伟冠时。(《广艺舟双楫》)

释文:

维黄初元年冬十月辛未,皇帝受禅于汉氏。上稽仪极,下考前训,书契所录

帝王遗事,义莫显于禅德,美莫盛于受终。故《书》陈“纳于大鹿”,《传》称

“历数□□□是以降”。世且二百,年岁三千,尧舜之事,复存于今。允皇代之

上仪,帝者之高致也。故立斯表,以昭德□义焉。

皇帝体乾刚之懿姿,绍有虞之黄裔。九德既该,钦明文塞。齐光日月,材兼

三极。及嗣位先皇,龙兴飨国。抚柔?民,化以醇德。崇在宽之政,迈恺悌之教;

宣重光以照下,拟阳春以播惠。开禁仓,散滞积。冢臣□□□□□之锡,众兆陪

台,蒙?饩之养。兴遗勋,继绝世。废忘之劳,获金爵之赏,襁褓之孤,食旧德

之禄。善无微而不旌,功无细而不□。□□戎士,哀矜庶狱。罢戍役,焚丹书。

囹圄虚静,外无旷夫。玄泽云行,冈不沾渥。若夫覆载简易,刚柔允宜。乾川之

德,阴阳□□□□□□类育物,奋庸造化之道,四时之功也;宽容渊?墨,恩洽

群黎,皇戏之质,尧舜之姿也。孜孜业业,迈德济民。伯禹之劳□□□□□?智

神武,料敌用兵,殷汤之略,周发之明也。广大配天地,茂德苞众圣。鸿恩洽于

区夏,仁声播于八荒。虽象胥所□□□□□□和而来王。是以休徵屡集,和气烟

カ。上降乾祉,下发川珍。天关启闱,四灵具臻。涌醴横流,山见黄人。所以显

受命之□□□□□之期运也。其余甘露零于丰草,野蚕茧于茂树,嘉禾神芝,奇

禽灵兽,穷祥极瑞者,期月之间,盖七百余见。自金天以□□□□□嘉禅之降,

未有若今之盛者也。是以汉氏睹历数之去已,知神器之有归。稽唐禅虞,绍天明

命,厘嫔二女,钦授天位,皇帝谦退,让德不嗣,至于再,至于三。于是群公卿

士,佥曰陛下圣德,懿侔两仪,皇符昭晰,受命咸宜。且有熊之兴,地出大蝼;

夏后承统,木荣冬敷,殷汤革命,白狼衔钩;周武观□□□□□。方之今日,未

足以喻,而犹以一至之庆,宠神当时。绍天即祚,负依而治,况于大魏灵瑞若兹

者乎。盖天命不可以辞□□□□□以意距,大统不可以久旷,万国不可以乏主,

宜顺民神,速承天序。于是皇帝乃回思迁虑,旁观庶徵,上在?玑,筮之《周易》,

卜以守龟,龟筮袭吉,五反靡违?乃览公卿之议,顺皇天之命,练吉日。□□□

□唐典之明宪,遵大鹿之遗训。遂于繁昌筑灵坛,设?宫,?待圭璧,储牺牲,

延公侯、卿士、常伯、常任、纳言、诸节、岳牧、邦君、虎□□□□匈奴、南单

于、东夷、南蛮、西戎、北狄、王侯君长之群,入自旗门,咸旅于位。皇帝乃受

天子之籍,冠通天,袭衮龙,穆穆皇皇,物有其容。上公策祝,燔燎?或朴,告

类上帝,望秩五岳,烟于六宗,遍于群神,□□□晏,祥风来臻,乃诏有司,大

赦天下,改元正始。开皇纲,阐帝载,殊微帜,革器械,修废官,班瑞节,同律

量衡,更姓改物,勒崇垂鸿,创□作则,永保天禄,传之罔极。

,,

  • 赵之谦_隶书【扫地焚香得清福七言联】 | 书法名篇
  • 赵之谦_隶书【扫地焚香得清福七言联】 | 书法名篇 >> 赵之谦_隶书【扫地焚香得清福七言联】 | 书法名篇...

  • 朱彝尊【_隶书老圃醉乡七言联】 | 书法名篇
  • 朱彝尊【_隶书老圃醉乡七言联】 | 书法名篇 >> 朱彝尊【_隶书老圃醉乡七言联】 | 书法名篇...

  • 金农_隶书【玉川子嗜茶帖】 | 书法名篇
  • 金农_隶书【玉川子嗜茶帖】 | 书法名篇 >> 金农_隶书【玉川子嗜茶帖】 | 书法名篇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