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法词典

书法答问 | 书法名篇

书法答问 | 书法名篇

【书友】有观点说赵在元朝为官,字显奴气,您怎么理解?

【书法君】站着说话不腰疼!其时天下为元人所占,区区一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徒叹奈何? 又有人可能说可以不出仕,问题是元朝皇帝需要这么一个前朝皇胄作榜样,难免允许你过安乐日子吗? 此为时也,势也,非人力所能抗拒。

另外谈字,以其人仕元朝,便认为他的字有奴骨,太荒唐了! 赵氏深入传统,以楷书被尊四大家之一,如有扛鼎之力,骨力洞达非常人所能及,何来奴气!行草虽然有遒媚意,却是遒劲丰厚,至多不过是眉眼含笑温柔之意,丈夫温柔何来奴说!以人废书之论,不足与道。

【书友】史上有这一说:赵字媚在骨,都是被乾隆帝这个学生学坏的,有这事?能讲讲乾隆书法吗?

【书法君】赵字根本没有媚入在骨之说,不过是后人以人废书,牵强附会迂腐之论!乾隆的书法,大多乏善可阵,比如小字,有些像我们的钢笔字,笔法简单乏变孱弱无力,结字亦是四四方方殊无变化。但我有一次在博物馆看过他抄的经文,非常秀丽抢眼,一下子颠覆了我的看法,只是不知是否旁人代笔。

【书友】行书怎样才算突破楷法?

【书法君】具体要视所基何种楷书,又是临摹的什么行书。一般来说,楷书向行书转换之时,有一些技法上的处理,行书会比楷书多一些变化,比如用笔上的起承转合、前后呼应,字与字的大小揖让疏密,行间气息的处理,字的取势、甚至整体谋篇上的视觉处理,或说章法,亦有不同。

【山西书友】赵是不是学过米芾的?

【书法君】赵或许涉猎过,毕竟以其书法大宗师的地位与对书法的爱好,不可能没见过米氏真迹。但米字在赵的作品里反映不多,这里的原因是:赵更深植于传统、忠实于传统二王,于深厚的土壤里种出了极美妙的花。 而米芾实际上是在继承的同时,广取博涉,却不求于精纯,而追求突破,所以米元章的书法是在吸收传统的同时,极具创新精神、极有突破意义的,创新、突破必然带来一定程度上对传统的破坏,这是赵所不喜的。

书法答问 | 书法名篇

【湖北书友】蜀素帖适合初学吗?

【书法君】这里的初学,指入门,还是略有基础? 入门最合适的还是以唐楷为宜,关于这点我以前撰文谈过了。 如果是有一点基础又喜欢米芾,那么当然适合啊。蜀素、行书九札、苕溪诗卷,都是米氏经典作品。

【书友】我学圣教的,可否学赵的?

【书法君】学赵的什么呢,楷书,还是行书?目前写圣教基础如何,笔性如何?这个是要综合分析的,具体还要看看写赵出来的效果如何,是否相合。

【河南书友】临帖和创作结合不起来是咋回事?

【书法君】不知道你写的什么帖,不知何种字体,所以只能草草作答。 临帖是将经典作品的笔画、字形、取势、气韵、章法等诸多方面拓印到自己脑海里,同时在手上熟练形成肌肉记忆的过程。如果临帖之后还不能创作,说明:

1.还不够熟练,拓得不够深刻,未能入脑,未至胸有成竹而运笔笃定;

2.手上功夫不到位,即使脑中有所想,手上表现不出来;

3.缺乏创作的一些技巧和意识。

创作是有一些技巧、有规律可循的,掌握这些规律,有些人字明明单个不好看,整体上却成一篇好作品,这就是创作技巧与意识上的补位了。

【河南书友】创作作品非得以一个人的面目出现吗?

【书法君】不一定。你若是能将欧阳率更、赵松雪写到 * 成,你也了不起。问题是,能吗?如果说你这里的要求,是指国展入展的要求,那么在某个阶段确实是有这样的现象的,就是对学传统的基础功夫的不重视,而那些个性面目更突出的作品往往更讨喜。这里有原因是,早前几十年的书法家大多在年轻时没条件受过相当传统的训练,笔下虚浮,而本身的江湖地位又到了,露一手的时候必然是以个性书风出现,其推崇个性化书风亦在情理之中,所以早些年极推崇个性。 六七十年代书家逐渐上位后,这种渐有改变,比如今年十一届国展中,就有以正楷字,比如张黑女等字入展,其实功夫还很不到家,但矮子中找高个儿,也就选上了。这说明,楷书写到位了,也能入展,个性书风并不是一统江湖,重点是要写得好。

【书友】初学书谱是原大好,还是写放大版好呢?

【书法君】可以原大,也可以采用放大版的字帖(便于更细微地观察体会书谱笔法之妙),但临习时不可以过大,书谱本身的字很小,略大是无妨的。

书谱是向字内穷微究妙的,笔下变化极尽灿烂,这么丰富的笔法,如果用大字来写,毛笔需要重重落笔在纸面上,毛笔的锋面与纸面所产生的形态变化就不够丰富;即使用大笔,人的运腕空间有限,亦不能表现更多层次上的变化。所以,写书谱不宜太大。

书法答问 | 书法名篇

【书友】颜体行书与王羲之行书区别能讲一下吗?

【书法君】首先,颜行与二王在总体上是一脉相承的,颜鲁公早年的多宝塔是二王一路的笔法居多,晚年自书已意,历经战争离乱亲人丧生的痛苦,笔下更是老辣苍莽渐至圆融,这里面是包含了传统二王的笔法与颜鲁公自身的理解,颜鲁公的行书三稿,实际上既是二王大道上的一朵充满个性美的花,与遍地的鲜花不同,它有别样的趣味,自成一体系。从技法上分析,区别在哪里呢?

1.从用笔法上,二王笔法遵劲、多有精致,且结体飘逸秀丽,有神龙游天之美; 颜行更多萧散,如屋漏痕,别有一番苍莽的意象;

2.从字的取势上,二王以书为美,追求一种形式上的极致美感; 颜鲁公的行书更具书写性, 它整体呈从右向下顺时针书写方式,这是符合人类书写的生理特点的,很多人觉得写颜行就像顺手向右划圆,这么写字是最舒服的,对吧? 我们所知的颜鲁多在老人家丧亲或争座位等比较激动的时候书写的,自由自在地表达激动的情绪,出来就是一篇好作品,这就是境界。

【江苏书友】现在许多展览作品包括“大家”作品,似乎用笔讲究,结字力求丑陋,这种现象正确吗?

【书法君】好吧,这个问题够尖锐,不给我回避的空间啊。事实上确实如此,近几年的国展上,包括几月前的五届兰亭展和本月的十一届国展,广受好评的往往是参展的选手的作品,而评委、名家的作品实在是有点惨不忍睹,这是事实。

我讲过了,早几十年的书法家所处的时代,没有我们现在这样的机会夯实传统基础,有这么多的经典法帖临摹,有这么多的时间,这么好的条件临摹字帖。等他们上位之后,手下的传统功夫不够,只能一味向个性风格上去表现,尽量让自己与众不同,而不敢稍近传统(会露怯啊),所以看在欣赏者的眼里,就是极力夸张、处处露丑了。说这些,是让大家了解,不是自己的审美有问题,是老一辈书法家的字确实不够传统;另外也想说,对此,我们要宽容看待,不要动辄骂骂咧咧,尊重前辈,勉励自己,加油!

【书友】现代学黄山谷的成家的好像很少,起码学苏字的有赵朴初,米字有周慧珺、曹宝麟,是否黄字更难学?

【书法君】涪翁位列宋四家第二,在前些年确实被认识的不够。我以前连续写过几篇解读黄山谷的文章,可以找来读一读。 他稍早一点时间写的行书,二王一路的比如教审帖、惟清静道人、制婴香方帖等,包括后来的花气熏人帖等,笔法灿烂如花,但早些年闻者寥寥。 苏轼死后一年,他写的松风阁诗卷虽然被列入天下十大行书,实际上更应该是楷书。包括他的砥柱铭、送十九侄之类,都是。这里有个矛盾的地方,我们将他的书法列为最经典、最可学的行书作品如松风阁诗卷,实际上更应该是楷书,而他早年写的行书,又未得如此广为所知。

不过现在,学黄字的渐渐多了吧。


书法答问 | 书法名篇
  • 2017年颜真卿集字春联 | 书法名篇
  • 2017年颜真卿集字春联 | 书法名篇 >> 2017年颜真卿集字春联 | 书法名篇...

    书法答问 | 书法名篇
  • 赵孟頫_行书【集字春联】 | 书法名篇
  • 赵孟頫_行书【集字春联】 | 书法名篇 >> 赵孟頫_行书【集字春联】 | 书法名篇...